荒年

新面貌。

我好喜欢闪光灯。

置顶

这里荒年,本质沙雕,写文章很烂。


脾气不是很好,不懂就问,惹到底线就删。

但是人还可以。

one pick追星歇斯底里,不太有时间更文。
评论基本上都会回。
想看什么paro喜欢什么梗可以尽管留言,闲了就写。

扩列随意,qq:2037234336。小窗都会回,就看聊不聊得起来。

提问箱走:https://peing.net/zh-CN/xxxicytkunn?event=0


本身非常懒惰,希望可以变得更加努力,去变得优秀,去配得上这份喜欢。

【快新】梦中情人「R18」


#有车,是非常狗血的剧情!!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OOC




00.
我梦见一万次的你,便在梦中拥抱了你九千九百次。









01.
我总能梦见一个人。
工藤去见他的心理医生时如实说道。


“没有名字也没有原因,每一个梦境都是这个人。他很年轻,不算太高,有很特别的气质,但每次我在梦里询问他的名字,他从没有回答过我。”

工藤感觉到面前的医生好奇打量他的眼神,他更不知所措了,耳根子有些发红。但工藤知道这不是让他害羞的时候,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讲。

“无数个梦境,不同的场所,相同的人。”他毫不费力地去回忆,“我在大学城里谈恋爱,他轻声打发走了那个女生坐在我旁边,但接下来的话我从来没有听清楚过。我还梦见在海水里划船,他从海浪那头被卷过来得救于我的援手,我听到他说了一句谢谢,下一刻却从湿透的口袋里掏出了干燥的面包和牛奶救下了饥肠辘辘的我。每一次都是这样,他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给我些东西又要说些什么,但他说的话我却从来没听清楚过。”


工藤觉得医生的眼神可以在自己身上凿出个洞了,可他仍不肯闭嘴。


“最近,我不再梦见他了。”


“哦?”

医生不停记录病症的手顿了顿,听到了有趣的内容,他抬起头想问问这戛然而止的原因。

“为什么?”


他发现工藤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我吻了他。”

他终于一字一句地全部交代了出来。








02.

偌大的治疗室里,没有一个人想要主动开口。

医生靠在椅背上瞧着他这位特别的病人,后者把所有心事吐露完了反而得到了短暂的解脱,躺在软椅上闭目养神。

“工藤先生。”他突然出声。


“那既然已经不再梦到了,那么问题应该解决,你又何必来找我呢?仅仅就是为了发泄情感?”


“不是的。”

工藤睁开眼望他。

“我总觉得这之后,我的身边就缺了点儿什么。”

“缺了什么?”

“缺了一块。”
他戳了戳自己的胸口。

“心上。”



医生放下了手里的笔,他听完了刚刚那句轻却异常坚定的话后没再说什么,摘掉眼镜,他镜片后藏起来的眼神晦明不定。


“医生,你说我是不是爱上他了?”

“一个梦里的人。”








03.



车走:↓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74448428573260









---------------




伪装成医生的面皮早就被揭下来扔在治疗室的床底,黑羽想起来工藤见到他时候脸上自己没有意识到的表情,对方的五官同样是自己在梦里描摹了无数次的。他无比庆幸那一刻他关掉了所有的灯吻了上去,这次没有月光,没有海水,不是梦境,是可以触碰到的温度,是可以被听到的对话。



他们都是彼此的梦中情人。







————————END.

请大力祝我生日快乐不要客气。

【快新】转校生



#OOC
#突然想写,梗很俗套







提问箱走:↓
https://peing.net/zh-CN/xxxicytkunn?event=0







那天老师说,班上要来一个转校生。



“你听到了吗?听说是个帅哥。”

黑羽听见同桌这么和自己说的时候一只腿还吊儿郎当的翘在桌面上,矿泉水瓶被喝干了捏在手上。他头发没染也不想染,大概过了半个学期放个短假什么都不想停在脑子里,烦心事开心事通通过滤掉之后,转校生这个消息几乎是第一时间吸引他注意力的。

年级主任昨天还找过他办公室喝茶,这个月已经有两位数的同学觉得黑羽快斗不管哪里都能蹦出来的魔术道具烦人到成了种变相霸凌的程度了。但当事人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份不满,对着几十年教龄的老师嘴上也咄咄逼人,学校真的是拿他没什么办法。成绩足够好,校长暗示出来的意思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




转校生走进来的时候黑羽觉得刺眼,但脸熟。
他用余光看着那个慢慢走近的男孩子,一拍脑门才想起来上个星期他去机场给在日本转机的母亲带东西,免税超市里碰到的买水的人就是眼前这张脸。因为五官和自己相似留下的深刻印象,黑羽看见那双蓝眼睛就想起来是谁了。

这世界真小,他托腮把视线回过室内,黑板上写着工藤新一几个大字,黑羽还没好好打量过这个那天和他擦肩而过的人,走近了更觉得他气质很动人。不知道理性算不算气质的一种形容词,但那种不张扬的清俊差不多说的就是工藤那张脸。白生生的立在那儿给人种养尊处优小少爷的感觉,好像有点纤细有点脆弱,这种想法在黑羽目睹工藤射门的全过程以后彻底打消。



工藤看见他了,黑羽觉得他望过来的眼神总有点儿挑衅的意思。



“老看着我干什么?想让我给你变个魔术吗?”

那天他没忍住,被他一只手按住卷子的工藤有点懵,抬起头看他的时候黑羽觉得那双眼睛里的东西有点微妙,黑羽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枚硬币摆在桌子上,工藤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说被它压着的数学试卷可能有点委屈。

“你想写数学还是看我的魔术?”

工藤看了他一眼,其实心里是想把最后一道题解出来的但嘴上不知道为什么就脱口而出了魔术。

他话音未落硬币就掉了几滴水珠下来,黑羽管这种最低级的魔术叫硬币流眼泪,但工藤把他的手掰过来却没发现沾水的纸团,问他怎么做到的,黑羽笑嘻嘻说你先晾干你的试卷。

其实都是借口,黑羽说这话的时候皮笑肉不笑,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的是工藤夹在他手心的指头。温温热热的,是双娇生惯养的手。黑羽嘴上开着玩笑耍他,其实是为了握得更久一些。那片温度那么舒服,他有一秒钟真的产生了要我我也宠着不让他干活的想法。

工藤把湿了大片的卷子拎起来的时候终于有机会挣脱开了男孩滚烫的手,他耳根其实很烫还发红,被稍长的发梢遮住就显得什么都没有,心跳得很快,他捏着卷子在心里吁了口气想,差一点就要被发现啦。





回去的时候,雨有些大,教室里自习的同学陆陆续续早就回了寝室。工藤留下来值日,临走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透了,偏偏这才发现他没带伞。黑羽缩在楼道角落等得腰都快断了,心里埋怨着工藤干嘛扫这么干净跟自己家似的浪费时间,更多是作法希望雨下得再大点再大点。好不容易等到教室里那小子开始苦恼怎么回去宿舍楼,他端着自己那把大黑伞就冲进门里,很有仪式感,他也没意识到自己的演技很差。


工藤觉得好笑但顺着他,只是公用一把伞的时候把身体主动的靠过去了些。他俩身高差不多,工藤额头前的碎发扫到黑羽的脸颊上,后者说不出的心痒,又不敢轻举妄动把怀里的宝贝吓着了。


雨还是没有停,凹凸不平的地上开始有了水洼。工藤不喜欢高帮鞋所以到这种时候就怕雨水弄湿脚,鞋也容易坏,而黑羽就大大咧咧地踩那些水坑,他觉得雨水跳起来落下去来来回回的声音很入耳。工藤东躲西躲的行为看得他莫名其妙,放慢脚步看了好一会儿才知道他不想踩水坑。两个人打着把伞蹦蹦跳跳,很蠢,路过的食堂阿姨瞅了这两个搂搂抱抱的男同学快步离开了,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工藤离得近,不小心听到以后脖子都开始泛红,黑羽觉得这个样子的他可爱得说不出话,故意逗他换来子弹一样的白眼。第九遍推搡着问阿姨到底说什么啦,没想到工藤就突然停下来对着他的眼睛就来了句阿姨说现在的男同学怎么都这个样子,不好好撑伞就搂搂抱抱不务正业。


黑羽很无辜,他觉得自己作为优等生还是有资格谈恋爱的。
工藤眨眨眼,问他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以为你早就看出来了。”

没想再忍,黑羽拽住工藤一只手就把他拉到眼前。

“别说你对我没意思,优等生。”



工藤看了他好一会儿,眼睛亮得惊人。他凝视的时间久到黑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表示的太快了吓到他了,后来才知道那个时候他其实一直都在憋笑,忍得好辛苦。




“下次别在楼道里等我啦。”工藤贴上去小声在黑羽耳朵旁边唱歌。


“其实我有带了伞来。”





————————Fin.